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304篇
    • ·文章阅读:38269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错换人生28年”案开庭 原告索赔273万元

发布时间:2020-09-16 10:23 点击数: 【字体:

  近日,备受关注的“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患癌男子姚某策因手术原因还在医院治疗,律师及其亲生父母代替参加庭审,其养父养母以证人身份出庭。

  姚某策及其亲生父母要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公开道歉,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每人60万元、已产生医疗费74万元及判决后医疗费等共计约273万元。

  今年2月,江西青年姚某策查出患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时,发现在生产的医院抱错了孩子,亲生儿子其实是和杜女士生活在河南的郭某威,一段“错换人生28年”的秘密就此揭开。

  庭审当日8时,郭某宽、杜某枝夫妇及其代理律师到达开封鼓楼区法院。姚某策的养父母许女士夫妇也抵达开封,并将以证人身份出庭。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则由2名律师代为出庭。

  原告代理律师周兆成介绍,上午开庭的是2起民事案件,分先后进行,被告均为姚某策的出生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在之前的证据交换中,姚某策单独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患癌”侵权责任纠纷案,其向法院提交了16组证据。姚某策生父生母一家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抱错婴儿事件”侵权责任纠纷案,向法院提交了11组证据。

  姚某策的《民事起诉状》显示,其认为自己出生后即在淮河医院被“错抱”,脱离了亲生父母的监护,因而没得到严格的乙肝加强治疗,导致28岁就罹患肝癌晚期。因此他请求淮河医院赔偿由此造成的治疗费及相应损失91.6万余元。

  郭某宽、杜某枝和姚某策共同为原告的《民事起诉状》显示,其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支付姚某策和亲生父母郭某宽、杜某枝精神损害赔偿金180万元,寻亲路费1193.5元,支付郭某宽误工费11946元。

  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答辩状显示,其认为错抱行为发生在医院,并没有明确承认错抱行为是由于医院医护人员的过错造成。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于2020年8月14日向法院提交了要求法院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对姚某策出生时未注射乙肝疫苗和其2岁半时发现感染乙肝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以及参与度是多少进行鉴定的申请。

  庭审前,原告方向法院提出请求,希望当年杜女士生产时的医师郑某、护士耿某玲出庭作证。但在当日的庭审中,2人均未到庭。庭审时,姚某策亲生父母情绪激动,杜某枝多次落泪,希望知道孩子为什么会抱错。而院方称因为年代久远,他们也不知道。

  当日开庭中原告、被告分歧较大,进行了激烈的法庭辩论。其中,双方争议焦点主要有2个方面: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精神损害赔偿;其次是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孩子之一姚某策的肝癌负责。

  在第一个案件中,周兆成认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因工作人员的过错抱错孩子,导致2个家庭亲子关系受到损害,原告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

  在第二个案件中,周兆成认为,由于姚某策生母杜某枝患有乙肝,28年前她的生产病历也证实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对杜某枝进行了,其对杜女士携带乙肝是明知的。而且医院在已知孕妇为乙肝患者后,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存在失职行为。同时,没有任何记录显示姚某策出生打了乙肝阻断药,从而导致其罹患肝癌晚期。

  对此,院方称错抱事件发生在28年前,已经超过了最长20年的追溯时效。周兆成认为,虽然错抱事件发生在28年前,但是直到今年当事人才知晓侵权事件的发生,所以应当从今年开始算起。

  周兆成向法庭出示了开封市在1988年就出台的为新生儿注射乙肝疫苗的规定。医院方认为,其为省级医院,并不受开封市的政策文件影响,并且当年要求乙肝疫苗注射普及程度并非100%,而是逐步推行推广的。

  庭审中,院方律师怀疑姚某策出生时就已经感染了乙肝病毒,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而原告方并不认可,其出示的新生儿检查报告显示,姚某策出生时非常健康,并未宫内感染。

  周兆成表示,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过错,导致很多据以认定本案事实的鉴定缺失重要数据,比如杜某枝女士HBsAg(乙肝两对半表面抗原单)被医院丢失、姚某策出生时的手术有无进行乙肝产妇的严格注意操作流程、医院在护理新生儿时是否采取了特殊的护理措施等,上述重要数据及材料的缺失最终可能会导致难以进行鉴定,相关的责任应由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承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